人民网
军事

广西边城凭祥市有一个电力“国旗巡线班”,47年来5代巡线人中先后有17名退役军人,他们以无悔的边关情怀诠释着老兵的别样风采――

电力“国旗巡线班”:带着国旗去巡线

2021年02月20日11:06 | 来源:解放军报
小字号

寒冬,广西边城凭祥市用电量激增,巡线工人在沟壑密林间穿行的身影更加匆忙。苍茫群山间,与他们的蓝色工装同样醒目的,是印在头盔和臂章上的五星红旗。

这个被当地边民亲切称为“国旗巡线班”的光荣集体,把国旗“顶在头上”“扛在肩头”,作为对脚下这片国土最朴实的情感表达。成立47年来,“国旗巡线班”先后有17名退役军人相继加入。在薪火相传的边关岁月里,一面面国旗,寄托着这群老兵对祖国和边疆最真挚的爱。

坚守

手握钢枪,守卫边疆和平安宁。脱下军装,守护边境万家灯火

1974年,凭祥市第一支电力巡线队伍成立,退役军人张进同成为首任班长。那个年代,在边境地区巡线,因为没有统一规范的着装,巡线时会遇到边防官兵查验身份。于是,张进同在工具包里装了一面国旗,作为遇检时表明身份的方法。

从那时起,国旗就成为这支队伍最鲜明的标志。时间长了,“国旗巡线班”的名字就叫开了。如今,他们有了统一的服装,安全帽、臂章上都印着五星红旗的图案,而巡线时他们依旧保留着随身携带国旗的习惯。

“眼前是国门,脚下是国土,心中是祖国。”在“国旗巡线班”队员心中,他们守护的不仅是输电线路,还有神圣的国土和亲密的战友。

1983年,傅金荣从驻守凭祥的边防部队退役,回到“山水甲天下”的老家桂林市,被安置在水电局工作,生活安逸。

然而,他一直在找机会调回凭祥,“我有6名要好的战友长眠在那里,我日夜都在思念他们,想去守着他们!”

傅金荣最挂念的,是他的班长金昌平。傅金荣入伍那年,金昌平刚从前线下来,像大哥一样关心他,手把手教他各项技能。一次傅金荣不慎摔倒,右小腿被石块割破,金昌平马上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扎紧他的小腿,背起他就往卫生室跑。就是这样一位好班长,不久后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。

“边关是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,也是我的第二故乡。我想去守着牺牲的战友,也想为边疆建设做些力所能及的贡献!”1992年,边关硝烟散去,边境建设急需人才,傅金荣耐心说服父母妻儿,成为“国旗巡线班”的一员。

如今已经退休的覃立常,1992年离开驻守凭祥的边防部队时,尽管家人已在老家柳州市给他联系好了工作,但他和傅金荣一样,选择了坚守边关。

1995年,凭祥市第一轮电网改造时,面对边境地区遗留的雷场、雷区,覃立常主动请缨:“我是这里边防部队的退役老兵,雷场、雷区情况我熟悉,拉线工作我先上!”然而,豪情壮志并不能一丝一毫减少拉线、架线工作的危险。穿行在遍布地雷的沟壑密林间,危险无处不在。拉线时,他们只能通过麻绳抛线、绕路拉线等方式越过雷区,但这些都没有阻止他们巡线的脚步。

“国旗飘在哪里,电就通到哪里!”上级检查验收电网改造工作,“国旗巡线班”的汇报中透着一股豪气!

他们的确有自豪的资本:总长420多公里的电力线路,早已串联起边城凭祥的大小村屯。2018年,凭祥市建成全国“小康用电示范县”,提前两年达到国家新一轮农村电网改造升级目标。

传承

接过国旗,接过的不只是责任和使命,更有对祖国和边疆的挚爱

虽已退休多年,农景春依旧珍藏着当年巡线时用的工具包,包里存放着他从班长张进同手中接过的那面五星红旗。历经数十载,国旗鲜艳如初。

1978年,农景春从驻守凭祥的边防部队退役。加入这支队伍的第一天,张进同就把他带到值班室,将一面五星红旗和一个工具包郑重地交给他。

“脱下军装,我们依旧是军人。这面国旗代表祖国,更代表了我们肩上的责任!”张进同说。从那以后,这面国旗就陪伴农景春踏上每一次巡线路。

“前线各指挥所和雷达等必须做到不间断供电。”农景春回忆,当时只有6个人的外线班,负责整个凭祥战地前线的电力保障任务。枪炮声就是命令,只要前线战斗一打响,张进同就带领整个班往前线赶。他至今还记得张进同的一句话:“我们后方多保一分电力,前方战士就少一分牺牲!”

农景春这位经历过边关炮火的老兵,对边关和界碑有特殊的感情。那年勘界立碑,农景春听说新界碑立好了,在一次巡线途中特意带着巡线班队员去往界碑处,与边防官兵不期而遇。

“我们就想看看界碑!”老兵质朴的话语打动了官兵。征得上级同意后,边防官兵带着他们一起维护界碑。亲手抚摸界碑,一种神圣的使命感从农景春心底升腾起来。自此,“国旗巡线班”每次巡线到边境时,都同步开展擦拭保养界碑、描红界碑等活动。

如今,边境日益繁荣,“国旗巡线班”的巡线任务从过去的3条线增加到如今的40条线。“过去我们扛枪保卫祖国,如今我们背着工具包守护边境供电。身份虽然变了,但责任没变。”傅金荣说。

奉献

见过古老边关的荒凉,也见证了边城的日新月异,他们把青春和热血挥洒在这片热土

从驻防凭祥的边防部队退役时,作为家中独子,邓一强远在老家桂林的父母,十分希望他能回去工作,但邓一强还是把根扎在了边关,“边关是我摸爬滚打了5年的地方,如果你是军人,你也会理解我这种选择!”

前些年,单位考虑到邓一强的孩子年幼,为方便他照顾家庭,特意把他调到管理岗位。可到新岗位工作还不到1年,邓一强又请求回到巡线班,“我是老兵,不去巡线,心里不踏实。”

“国旗巡线班”老巡线人彭敏杨是彭永进的父亲。当年打仗时,彭敏杨不仅是巡线工人,还是民兵,父亲每天背着枪走出家门那“高大的背影”,给彭永进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。从部队退役后,彭永进在父亲的影响下,毅然加入这个光荣的集体。

一条路,一辈子。多年的巡线生涯,让“国旗巡线班”一代代队员见证了这片土地从过去“一条路,两排树,到了凭祥没吃住”的荒凉变为一座繁华边城,“那一代军人用热血和生命把幸福安宁留给了我们,我们要替烈士守好祖国的边关。”

“鲜红的国旗时刻提醒着我们肩上的责任。”五星红旗迎风飘扬,南疆边陲灯火璀璨,这是“国旗巡线班”的队员们心中最美的风景。

(责编:陈羽、黄子娟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返回顶部